摄影师生作品

最后一程

在北京松堂临终关怀医院里,“我们要活120岁”的标语在院子里格外醒目。

  • 1/11

    在北京松堂临终关怀医院里,“我们要活120岁”的标语在院子里格外醒目。

  • 2/11

    这所医院里面有四人、六人或者十几人的大病房。病房里面的设施其实与普通医院里的没有太大差别,每天还有专业的医生定时定点查房。但是由于医院的住院费用过于高昂,长期患病的老人承担不起,这家医院的费用比价低廉,所以很多老人选择在这里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

  • 3/11

    许多老人的手被绳布束缚在床边的围栏上。由于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医院只好采取这样的措施,防止他们因为无意识的大幅度动作导致自己翻下床。

  • 4/11

    黄奶奶,今年91岁,2015年入院。她从前是一位旦角演员,在和她交流的过程中,从她音色的尖细和声带已经退化的沙哑能感觉出她一生的戏曲生涯和失去后的失落。现在她每天还在听戏,并且尽量还唱一出。这个哀怨的眼神正是入戏的表现。由于患有小脑萎缩,她站立困难、行走不便,只能使用移动坐便器在屋里解决大小便问题。

  • 5/11

    来自西藏的曹爷爷今年88岁,患有脑梗,今年二月底住进了这家医院。由于儿女都漂泊在外、老家的农忙时节无法请到保姆, 曹爷爷无法被长期照顾。老伴玉珍奶奶将老家的房子卖了,带着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从西藏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在这个“比起老家,条件较好、有人照顾”的医院中度过他们的晚年。“爷爷从前是单位的后勤主任,工作努力得了好多证书。”“儿女大了,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我们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 6/11

    母亲节这天,志愿者们给医院中的奶奶们送来了康乃馨。他们帮这位刘奶奶将花别在耳后,奶奶紧抓着床边的围栏,一遍遍地着“我美不美”。其实她神志早已不清,连自己叫什么都已经忘记。

  • 7/11

    这位老人是高位截瘫患者,在这家医院已经住了九年之久。她虔诚的信仰佛教。在她住的房间里面,有很多像她这样的佛教信仰者,整个房间弥漫着宗教的气息。

  • 8/11

    施爷爷今年83岁,是医院中为数不多的精神状态较好的老人。他从前是北大的计算机教授,由于脑血栓落下了后遗症,施爷爷终日只能在床上度过。施爷爷的床上堆着许多书籍,他每天都会进行大量的阅读,还开创了自己的微博。

  • 9/11

    来去匆匆的,很少有老人们的家人,而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

  • 10/11

    由于家人很少来看望,老人们一般由医院的医生或志愿者们照顾,他们会陪老人说话、喂他们吃饭等等,试图改善老人的健康和精神状况。

  • 11/11

    缺少家人的陪伴,有的老人时常独自望向明亮的窗外,一坐就是一天。

临终关怀医院是以缓解患者身体上的痛苦为主要目的一种医院。在患者将要逝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对他们进行减轻其疾病的症状、延缓疾病发展的医疗护理。 北京松堂关怀医院创立于1987年,是国内一家临终关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