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师生作品

“荷尔蒙四溅让青春电影燃起来”——专访电影/网剧《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导演张琦





张琦中国内地影视导演。1993年-1997年就读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编导专业。

            曾任中央电视台纪录片《共和国外交风云》的编导兼摄像,该片曾获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和最佳纪录片导演奖。07年自编自导处女作《救我》获邀参展上海国际电影节。11年执导影片《夺命心跳》入围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12年执导影片《hold住爱》上映当日即打破当时爱情片首日票房记录并由此开创了电影市场新档期“七夕档”。16年执导《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超级网剧播放数达3.3亿,同名电影即将于2016年4月1日全国上映。




“我把目前荧幕上较少见的热血阳刚、荷尔蒙四溅、青春的粗粝呈现出来”


问:现在讲校园生活的青春片非常多,您觉得《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与其他青春片相比有哪些不同?

张:我觉得有这么几点:第一,选择当下,不怀旧。因为几部成功的青春片主打的都是怀旧,对过往青春的感怀,我不打这个,我选择的就是当下,讲当下90后、95后的青春。第二,男生视角。很多青春片是从女生的视角看青春的年代,比如《致青春》、《匆匆那年》、《左耳》。我要和他们不一样,我要换一个男生视角,把目前荧幕上相对较少见的热血阳刚、荷尔蒙四溅、青春的粗粝呈现出来。第三,尽可能地去触碰现实问题。有一些片子会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去感怀,规避一些现实的冲突,而这些现实的冲突,比如毕业、竞争、社会贫富的分化、感情的选择,大学生都会面临这些问题,现实里有很多实际的冲突你要面对。第四,选择即将毕业的三个月为切入点。青春的跨度,从十几岁到小三十岁,都可以算是青春。我就想切一个非常窄的面,就是即将要毕业的三个月。我是有亲身经历的,即将毕业的这三个月一定是人生中情感大起大落,这么年轻的一颗心面临各种各样问题最集中的三个月,要不断地做选择。这和其他青春片也是有区别的,所以这种差异化非常重要,青春片永远不会过时,只是青春片讲故事的方式要不断变化。



  • 问:您认为《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张:电影最大的看点是男生的成长。在大学这段时间,男生会经历各种挫折,很重要的一方面是情感,包括爱情、友情,男生会在不断地舔舐伤口的过程中慢慢长大。更重要的是,我们故事里的四个男生有以往青春片少见的青春热血,让人看得激情澎湃,非常地燃。当然如果在电影上映前先把网剧看一遍,你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的兴奋度和情感浓度会成倍增加。26集网剧是电影的大前史,电影是网剧的大结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网剧的演员和电影的演员是统一的,都是330这四个兄弟的故事,这样观众的代入感会最强,电影会看得非常high,非常爽。





“这个故事有我自己以及我大学同学们的影子在里头”


  • 问:电影和网剧,您都担任编剧,很多网友非常好奇故事有原型吗?

    张:这个故事其实有我自己以及我大学同学们的影子在里头,然后我又加入了一些现在年青人的故事。电影里头有一场戏是有一个叫猴子的,他被黄毛欺负了,黄毛欺负他的核心原因是针对330,330的这几个兄弟此时都处于情感的低潮,正是最难受的时候,一下就炸了,然后就招呼全楼道所有同班的人直接就下到一楼117收拾黄毛,这场戏很精彩。这个是当时我在广院一模一样的事儿,我的宿舍330,我们中间有人被欺负了,然后我们93电视,28个男生直接下到一楼把117宿舍94播音的那个男生打了一顿,然后一堆人受了处分,和电影里一样一样的。



    问:您怎么看待学生时代的暗恋与爱恋呢?

    张:学生时代的暗恋与爱恋我都经历过,我们那时候还翻墙去二外找女生,其实在大学这段期间是属于对感情懵懵懂懂的时期,还不太了解感情,其实人这一辈子对感情都不会真正的了解,它是在逐步地成熟的过程。在那个年龄阶段,一生最美妙的时光,最年轻的身体、最年轻的心灵,那个时候能够喜欢上一个人,或者被一个人喜欢,或者两个人互相喜欢,那是很美妙的,我觉得大学期间勇敢地去谈恋爱,不怕分手。




“我们的影剧联动模式在这个行业应该算是先行者”
  • 问:《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被开发为涵盖大电影、超级网剧和音乐的全产业链的IP项目,在电影上映前,先有网剧,这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电影传播营销的模式,对于这种模式您怎么看?

    张:在电影上映前,先有网剧,这种模式是乐视影业张总提出来的,他说如果在电影上映前有一个网剧,它就相当于你的电影的大预告片,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前瞻性的一个想法。以往我们也知道有些网剧做火了之后去做电影,它是先有网剧,并没有计划做电影,像《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但我们是从一开始就制定了这样一个计划,网剧电影同时做,直接让网剧成为电影的一个预告片和宣传片。目前来看实现的效果不错,等电影上映的时候影剧联动的力量就会呈现出来,我把这个叫一鱼两吃,我们的这种模式在这个行业应该算是先行者。

    问:在执导电影和网剧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件让您特别难忘的事儿?

    张:现在有相当一部分电影从业者看不上网剧,所以在我这次拍摄过程中,我很明显地能够感觉到他们思想上的局限性,最难忘的事就是,我这个电影还有十来天就要杀青的时候(电影和网剧同时拍摄),我的导演组在第一副导演的带领下全都离组,因为他们觉得我要求太高了,拍一个网剧还这么较真,全弃我而去,最后十来天就我一个导演,没有人帮我,但是这样我照样做下来啦,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也不错。

    问:从《太子妃升职记》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现在网剧可以说非常火,您认为现在网剧的质量如何?网剧的发展前景又如何?它的发展会给电视剧带来冲击吗?网剧反向输出电视台是否可能?

    张:我觉得现在有相当一部分网剧还是很low的,但这有两个原因,一个在于资金所限,另外一个它的很多从业人员经验不足,能力还不够。但我觉得随着这几年网剧的发展,有相当一部分电影制片公司开始意识到网剧可以给他们提前铺热量,于是他们也开始投入资金、人员。已经有很多网剧的投资水准远远超过普通电视剧了,我听说过有700万一集的网剧,随着从业人员和制作成本的水涨船高,它的质量一定会上来。所以我认为网剧未来的发展前景还是非常好的,当然前提条件是电视剧司的审查和管理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




         网剧的发展会给电视剧带来相当大的冲击,而网剧反向输出电视台是有难度的,因为网剧是给年青人看的,一个人拿着手机、iPad在被窝里,在地铁、公交、火车上就能看,这种收看方式非常方便,而且网剧一般也没有电视剧那么长,短小精干,优势很大。电视播出是客厅艺术,电视剧是全家人聚在一起都可以看的影视作品,所以想从网剧跳到电视台播是有困难的。






网页编辑:谢梓君-2015级编辑出版学(新媒体方向) 

(转自白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