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师生作品

新人男团TVboys | 从幕后到台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方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会有一块用于遮挡舞台的布,名为“幕布”。幕布合是为遮挡正布置换景的工作人员;幕布开是为将观众目光吸引至演员。

  时至今日,很多舞台都已改用灯光的明暗变化来代替幕布的遮挡,“台前幕后”一词却沿用至今。“台前”与“幕后”的一明一暗,一闹一静,已成了极富象征的隐喻。“台前”意味着风光无限,幕后者则默默无闻;有时又用“台前”代表稍纵即逝的掌声,用“幕后”比喻积年累月的辛劳。

  新人组合“TVboys”,就被称之为从“幕后”走到“台前”的人。


  

  从幕后走到台前,不是说他们突然间由默默无闻变得备受瞩目,而是他们来自真正的幕后——一个由导播台、摄像机、转播车构成的幕后,又以青春朝气的形象站上了歌唱的舞台。



  TVboys作为刚出道的男团,凭借一首青春明快的单曲《春水》迅速登上了不少音乐网站的首页。


  

  短短几个月里,他们献唱《中国成语大会》第二季主题曲,改编翻唱《南山南》等热门歌曲,做客各类电视节目。这个年轻的组合迅速累积了人气,受到了大家的关注。




  

  他们是如何从幕后走向台前?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花样岁月?今天知著君带你走进TVboys的故事。



出道|学生活动的应急方案


  “TVboys”,他们为何会用这样一个与TFboys有几分相似的名字?

  这事儿还得从四个男生的出道故事说起。



  四个男生本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分别就读于摄影、编导、广播电视新闻专业。作为培养我国电视工作者的摇篮,有不少优秀的电视导演都曾在这里就读,比如《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而更多的幕后工作者则是只有作品和大家见面,自己的名字鲜有人知。

  如果不出意外,这四个男生也会和前辈一样。扎扎实实地练好采写编播的基本功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电视幕后工作者。事实上,他们在专业学习中的表现都很不错。




  四个男生是在“半夏的纪念”国际大学生影像展颁奖典礼上出道,该活动的主办单位正是中国传媒大学。颁奖晚会一般是由同学们一手操办,组合中最年长的大四男生吕振男还曾担任过晚会的总导演。






  2015年夏天,又一届“半夏的纪念”颁奖晚会临近。组委会邀请了少年偶像团体TFboys作为表演嘉宾出席。TFboys方欣然答应,考虑到“半夏的纪念”不是商业活动,他们还答应零出场费出演。可不巧晚会的时间却临近组合成员易烊千玺的中考,为了让他安心复习,他们的演出最终取消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节目空档,同学们临时想到办法——在学院每个年级选出一个唱功好的男生,组成组合代替TFboys演唱。最终,大一男生房宽、大二男生李昱达、大三男生朱頔、大四男生吕振男被选中,组成了一个男生组合。因为所有成员都来自电视学院(TV school),故临时取了组合名——TVboys。




  TVboys的演出被安排在“大学生最喜爱的十大电视节目”颁奖环节之前。在这里,他们唱了第一首歌——《致未来的自己》。这既是为了表达对创作了优秀电视节目的前辈们的敬意,又是对未来电视工作者的激励。



  

  演唱现场观众们的反应异常热烈,在掌声与欢呼中,他们完成了自己的舞台首秀。

从紧张忙碌的导播间到光鲜耀眼的舞台,因为一次学生活动的应急选择,他们迈出了从幕后到台前的第一步。


台前|电视人的自我探索


  TVboys的首次演出很成功,于是老师们决定让他们在台前之旅中探索一番,“了解台前的工作,也能给幕后的工作积累经验”

  说做就做,学院的张绍刚老师找来了好友为同学们创作原创歌曲。四个男生得以有机会在录音棚录制一首首属于自己的歌。为了丰富表演内容,几个自称舞蹈负基础的男孩,还编起了舞蹈。




  在无经纪公司、无专业包装团队的情况下,专业包装的活儿都是同学们来做,几首歌曲的MV也都是由同学们帮忙拍摄的。到底算是准专业的同学,他们自己写脚本、备道具、做调度,拍到凌晨到底是拿出了专业水平的MV



  TVboys很快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音乐作品,也陆续收到了不少媒体的通告邀请。

  说起出通告的要求,老师们给出的第一原则是:“懂礼貌、知感恩”。或许由于对幕后工作者的敬重,几个男生还是以“老师”来称呼所有前来报道的采编人员,说起话来,更是句句不离“麻烦了”、“辛苦了”、“谢谢您”。



  北京电视台的《每日文娱播报》在校园里为TVboys拍外景。每次更换场地的时候,男生们都会抢着拿摄影师的脚架。站位时,摄像大哥给他们指了指湖边的位置。男生忍不住说,“老师,我站这儿您拍我的时候如果不逆光的话,您就离湖边太近了。”摄像大哥忍俊不禁地说一句,“你别管我。”



  出道后的TVboys还是学生的模样,既不懂自黑也不会炒作,用有些生涩的互动技巧面对着他们的观众。相处久了会觉得几个男孩好奇心格外重,又由于不急于求成,没有太强的功利心,会显得格外真诚一些。



幕后|学霸男团的真实生活


  “高考成绩600+,班级排名前8%,通过六级考试,不能挂科”,这些都是组合成立之初为数不多的几个筛选条件,因此通过筛选的几个男生都是成绩优异。这让TVboys被媒体称为“学霸组合”。可经过几日的了解,他们的生活又不止是“学霸”二字能概括的。



TVboys成员 吕振男


  2012年,吕振男转专业到了广播电视编导(电视编辑方向)专业。“身边的同学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极强,学东西的速度也格外快”,这让初来乍到的他深受触动,“我得向大家学习。”

  很快他加入了主办晚会的文艺部,每周都和同学们对晚会呈现中的个个细节进行“头脑风暴”,因为觉得好玩,他对此格外上心,对再小的想法都是反复琢磨推敲。慢慢地,他把办晚会的全流程都一点点记在了心里。



  大三时,学生会文艺部长将交接棒给了他。他坦诚压力巨大,整整一年,他一边面对繁重的学习任务,一边统筹学生晚会的大小事宜。




  如何能协调调度晚会的每一个工种,如何能将每一条指令下达明确,如何能够将晚会的内容完美呈现,每一个细节都曾让他昼思夜想。那一年,他几乎看惯了深夜的校园。大三结束时,他完成了两台有1500多名观众的晚会,变成了师弟师妹口中处理问题干脆利落的“总导演”。



  最终吕振男凭借名列前茅的专业成绩,保送了国际新闻学硕士研究生



TVboys成员 朱頔


  朱頔正值大四,也刚刚获得了研究生保送资格。在此之前母亲一直担心他整日在合唱团,耽误了学习。朱頔则告诉她,“我做的选择,我一定能承担能负责。”

  合唱对于朱頔来说,是难以轻言放弃的爱好。他从未缺席过合唱团每周两次的固定排练。他说,“能够站在人群中,和大家一起唱唱歌,听着彼此的声音,这样他一周的压力都能排解。”



  大三这一年,朱頔成了学校合唱团团长,与此同时他也迎来了学业最为繁重的大三。他管理着合唱团的工作,每周都有排练演出,在繁忙中却没放松专业课的学习。




  朱頔还记得专业课上要拍一条关于地铁内空气质量的新闻。为了搜集资料,他拿着雾霾测量仪跑完了北京所有的地铁线路。也还记得为了请采访对象接受他的采访,他日日都在采访对象楼下等候,只为能见上一面对其加以说服。带着这样的诚意,朱頔终于拿到了采访对象的独家深访。



TVboys成员 李昱达


  李昱达今年大三,他创建了自己的个人微信公众平台。在介绍中,他称自己为敏感的男孩。




  他是一个爱写小说的人,这是从初中起就有的爱好。他说,他喜欢写一些开始读起来云淡风轻,结尾处却笔锋一转,让你惊觉有社会意义的故事。在他的笔下,很多故事不狗血不聒噪,却带着真实的残酷。故事里有悲情却不绝望的等待,一个孤独的女人盼望着爱人的归来;有年轻的女孩执着的梦想,和她倔强却不被尊重的期待。



  

  他写,“不能为了宣传正能量就粉饰太平。要看到真实存在的东西,并且承认他们的存在。只有面对和反思这个社会的流行病,才能预防和治愈。鸡汤能补身体,但是不能治病。我希望可以多写一些温和的药一样的东西。”



  

  这样敏感细密的气质延续到了他的专业学习中,他一直在探索怎样能实现情感与温度的有效传递。不论是为传递文字还是影像,不论是传递怎样的意义和价值,他都相信传播本身就严肃而迷人。



TVboys成员 房宽


  房宽是四个男孩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刚刚升入大二。作为学校外联部的部长,他的工作保障了校园学生活动的经费。在出通告的过程中,他还跑去学校团委开会,开完再跑回来继续接受采访。即使身上的压力不小,他也始终是笑呵呵的,看上去无忧无虑的,会随时放声大笑也会随时放声歌唱。



  

  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男孩,一直在心里藏着自己的坚持。他认为班级聚会就是班里最重要的仪式。一次因为外出谈合作,他缺席了班聚,这件事让他懊悔至今。TVboys组合成立以后,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他。这个看上去笑笑闹闹没心没肺的男孩,始终没忘记在心里警醒自己,“有没有在不经意间展现出骄傲的姿态,有没有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他说,“爸爸妈妈给我说他们不做这行,给不了我具体的建议。但一定要我记得,在外面谁帮助了你,就要懂感恩。” 在接受采访前,这个二十岁的男孩发来了他长长的心里话,里面全是对指导老师、同学和团队中哥哥们的感恩。



  

  就是这样四个不同年级、不同专业、不同性格的男生组成了一个组合。他们是校园里的资优生,是学生会的活跃份子。他们不仅有前进的方向,也知晓努力的意义。


未来|我们一起歆羡过的青春


  大概你的青春里总有这样一位学长,他穿着白衬衫在阳光下歌唱。或许你也期待过这样的时光,二三好友、不计得失、自由自在做想做的事。




  正如某位网友的留言一样,If I could look that good when I was young 。这大概是很多人的心声吧。

  二三好友。正如朱頔写道,“如果若干年后,几个老头聚在一起说起他们的青年时代,也曾春光灿烂、朝气蓬勃,这也就挺好。”

  不计得失。大概正如吕振男写到,“其实不是做每件事情都需要一个动机,就像不是每个设问都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做到最后,自己有感悟,曾经享受过,最重要。”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大概就是,“唱想唱的歌,给思念的人。”


  再加一点美食,一点幻想。许多尝试、诸多认真、不少失败,能尽心、尽情、尽兴过每一天,就是值得歆羡、值得怀念的青春。




--END--


无论台前还是幕后


都是一张认真的脸




来源/知著网

网页编辑/刘怡康 2015编辑出版学(新媒体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