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师生作品

聪明的人那么多,一个勺子不够用

金马奖获奖影片《一个勺子》于近日上映。


影片开篇就告诉我们, “勺子”就是“傻子”,是西北方言。


影片讲了一个关于“傻子”的故事, 有一点黑色幽默和略带拧巴的气质。口碑不太差,票房也不太好。



独立小成本国产片都有标配,浓郁的地方特色,魔幻现实主义的题材,打磨过的生活粗粝感。


《一个勺子》的确都有,但它没有以此自为圆满,给人强加文艺和高尚。它认真讨论了些东西,看完以后让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故事发生在大西北,发生在一半人从未见过,一半人一直在经历的死气沉沉的真实生活中。


男主人公有破棉袄,女主人公脸上有红二团,他们生活在有黄土和山坡的村里,住一个烧柴火有炕头的屋,两个人都略显得疲惫。


有一天,老实巴交的拉条子在镇上遇到了讨饭的“勺子”,穿着破烂向他讨饭,拉条子把兜里的饼给了他。“勺子”就此黏上了拉条子,走哪儿跟哪儿,跟回了家。



于是影片前半段在讲,“一个正常人如何摆脱一个傻子”。


一个正常人居然摆脱不了一个傻子?


观众怀疑过,片中的警察也质问过,妻子埋怨过,拉条子自己也反问过。


傻子的确是个傻子,但拉条子这个正常人也确实摆脱不了这个傻子。



拉条子让勺子暂住在家里,开始张贴寻人启事,等勺子的家人来把它领走。终于,有人自称是勺子的亲人,来领回了勺子。


拉条子刚以为麻烦事到了头,而随后又有三拨陌生人来找拉条子,他们都说自己才是勺子真正的家人,让拉条子为弄丢勺子负责。拉条子分不清谁是骗子,还借了钱来赔,更吓得日日不敢在家中点灯。


于是影片的后半段,在讲拉条子重新寻找勺子,并向身边的“聪明人们”追问,“一个傻子,大家要他有什么用?”


一个傻子,大家要他有什么用?



影片中的“聪明人们”虽然可以做骗子,可以见风使舵,可以见利忘义,可以趋利避害。可以想出几百种摆脱勺子的方法。


可是这些“聪明人们”都没法回答拉条子的问题,“一个傻子,大家要他有啥用?”


能人大头哥,则就着他的问题反问:“我怎么知道?我要是能知道这个事,还在这小地方呆着做啥?”看似无厘头,但细想想,却让人不寒而栗。


镇上的风云人物,还不知道答案,那么那些知道答案,明白“傻子没有啥用,所以可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的人们又在哪儿呢?



影片最后一幕中,拉条子在疑惑中带着勺子的破帽子遮着脸,迎面而来的孩子们用雪球砸他,口中喊着“勺子,勺子。”


于是能够在《甄嬛传》里活到最后一集的陈建斌,还是最终在两部片子里都做了傻子。不论是皇上、拉条子还是陈建斌,只要你戴上了帽子,就谁都敢把你当傻子。


其实这对不作恶并非因为高尚而是单纯的胆小怕事的夫妻,就已经满足了大多数人敢把他们当“傻子”的基本条件。


陈建斌就这样认认真真讲述了这样一个关于傻子的故事。一个告诉我们“如果聪明人再多一点,那么傻子就要不够用了”的故事。



故事讲的很认真,认真到作为一个黑色幽默故事,几乎只有黑色难见幽默,不轻松也不讨人喜欢。所以口碑尚可,票房惨淡并不让人意外。


毕竟不想成为傻子的人们都那么忙,谁愿意花时间听你讲一个关于傻子的故事。


网页编辑|王轩-15网络与新媒体(互联网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