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人报精品活动

电视人

我们用最负责任的态度

记录广院的每一个瞬间

《电视人》,传递一种力量

首页 简介 活动 优秀稿件 报纸预览

“半夏”“新浪”首合作,十大综艺节目榜单揭晓 作者:本报记者/刘乃嘉 付晓雅 王子腾

 

“半夏”“新浪”首合作,十大综艺节目榜单揭晓

 

610日,“大学生最喜爱的十大电视节目”评选活动的结果在第十三届“半夏的纪念“北京国际大学生影像展颁奖典礼上揭晓。这是本届“半夏“组委会举办的、由高校大学生参与的“最喜爱电视节目”的网络评选活动,有效票数高达180多万。《奔跑吧,兄弟》(第一、二季)《极速前进》和《花儿与少年》(第二季)摘得前三桂冠。《我是歌手》(第三季)《爸爸回来了》、《一年级》、《我们相爱吧》、《爸爸去哪儿》(第二季)、《音乐大师课》、《最强大脑》(第二季)均在前十之列。在此次评选当中,湖南、浙江、江苏三家卫视尽显其霸主地位,抢占了8个席位。大学生对这些电视节目的喜爱也体现了当下年轻人的品味,代表了中国综艺节目现今的流行风向。然而这些受欢迎的“十大综艺”可以指明中国综艺节目的未来吗?



纪实体验型真人秀霸占荧屏


在本次大学生们选出的十大电视节目中,歌唱类选秀节目只占其中两席,分别是《我是歌手》和《音乐大师课》,其余均是更具有纪实、体验性质的真人秀节目。


持续多年的音乐类选秀节目让大众有些审美疲劳,从而给了纪实体验型真人秀发展的机会。从2005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引发现象级讨论到2012年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的爆红引发了歌唱类选秀节目的井喷,2013年最高峰时有近20档此类节目扎堆荧屏。此外,这类节目还出现了过度商业化、娱乐化等不良倾向,一些节目依靠毒舌、煽情、爆料等方式制造话题、吸引眼球,失去了对艺术品位和道德品格的坚守。各大电视台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们不再只盯着歌唱类选秀节目一个领域,而是纷纷转向市场空白领域,针对观众需求开始研发新类型的综艺节目。


在当下新媒体时代,具有极强角色互换感的纪实体验类真人秀更符合观众的收视口味。在类似《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一年级》等节目中,摄影师要全天候跟拍嘉宾,甚至嘉宾睡觉的房间中也会有摄像机拍摄。记录卸下光环之后的明星、展现嘉宾体验不一样生活的状态,这样的节目满足了观众小小的窥探心理。另外,随着现代快节奏的生活秩序的建立,人们对娱乐消费有了越来越多的需求;消费主义带来了整个社会文化生活的改变,我们获取文化更多的是寻求快乐和抚慰。应用到综艺节目领域,则越是通俗简单娱乐的大众文化越能使观众提起兴趣,比如《奔跑吧,兄弟》、《花儿与少年》《、极速前进》等电视节目都是以明星嘉宾完成节目组设置的各种游戏关卡或旅行任务,以明星嘉宾之间的性格冲突和完成关卡过程中明星的真实反应撑起整个节目,如此简单粗暴的手段反而会给观众带来更多直接的笑料,赢得更多的关注。而且,在选秀类真人秀当中,观众很容易根据选手的表现,对某一位选手倾注更多的喜爱,心情也会随着这位选手的比赛而波澜起伏,时间久了便容易产生疲劳感。而在纪实体验类真人秀中,观众无需投票表态,只需要做一名旁观者跟着节目组设定好的情节哈哈一笑即可,这更加符合观众收看真人秀以放松休闲的目的。



平台优势策略营销引人注目


根据2015年一季度省级卫视全天收视率排名情况,湖南卫视居于首位,浙江、江苏、北京三大卫视分列其后。而在本次大学生最喜爱的十大综艺节目中,仅湖南台一家就有四部节目上榜;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亦分别有两部节目入围;其余两部《音乐大师课》和《极速前进》分别来自北京卫视和深圳卫视。两相比对,平台优势立现。


节目的播出平台与该节目的舆论影响力息息相关。以湖南卫视的《花儿与少年》为例,作为目前中国省级卫视中的龙头,湖南卫视有着完备成体系的节目发布渠道——电视播出、网上直播或点播、手机App观看;还有丰富的舆论宣传渠道——微博微信运营推广、社交App“呼啦”、节目衍生手机游戏(《爸爸去哪》、《花儿与少年》都有同名手机游戏)。提前造势的宣传推广、多管齐下的发布渠道使湖南台的节目有着极高的舆论影响力,在《花儿与少年》播出时段,微博的实时热搜榜几乎都是被节目相关话题垄断。同《花儿与少年》相比,东方卫视所引进的正版韩国综艺《花样姐姐》从节目形式到节目风格都与《花儿与少年》极为相似,甚至在第二季中都选择了土耳其作为旅游地点,然而东方卫视在宣传手段、播出渠道等方面与湖南台都相去甚远,制作团队没能抓住真正吸引观众的矛盾冲突,把综艺节目做成了旅游观光片,也未能在节目中体现韩国原版节目展现的各位明星“姐姐”们所传递的积极价值观。最终在与《花儿与少年》的这场综艺之争中,《花样姐姐》只能铩羽而归。


正所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平台实力越强越能够吸引重量级嘉宾参与到节目中来。浙江卫视《爸爸回来了》第一季请来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参与,在发布会上王中磊直言,“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可以说给足了浙江卫视面子。而韩红、孙楠等实力派歌手愿意参加《我是歌手》、毛阿敏加入《花儿与少年》,自然也有考虑到湖南台实力强大、影响力广等因素。



明星嘉宾强势加盟狂揽收视

明星效应推动节目发展


2014-2015年,国内综艺节目以真人秀节目居多,于是明星效应很大程度地影响了节目的收视率。请明星做节目嘉宾,利用现成的明星市场号召力来宣传节目,提高收视率,进一步通过明星主持或明星嘉宾为节目树立品牌形象,使节目拥有庞大的收视群体,这就是明星在电视综艺节目中实现的效应。

 

电视综艺节目借用明星已经形成的市场影响力,轻而易举地“火”起来。比如《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和《我们相爱吧》等节目,从一开始节目组就会花心思来挑选参加节目的明星——在综合知名度、综艺能力、艺人性格等等诸多方面进行考虑。



明星与节目相互促进


综艺节目也是艺人展示自身的一个舞台,许多艺人都曾在节目的包装下给观众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自己,从而人气大增,而这种名气又会反作用于节目,为节目带来更多的收视率与效益。


作为《奔跑吧兄弟》里唯一的女艺人,Angelababy在节目种种耗体力丢形象的游戏中,一改往日荧幕前娇柔腼腆的“弱女子”形象,几乎是毫无顾忌地参与到游戏中来,让许多人对她路人转粉,提高了她的知名度,这些反作用到《奔跑吧兄弟》中,引发更多人关注这个节目。


某些程度上来讲,除了增加电视台的收视率,综艺节目也渐渐成为一种明星广告。只要受到观众认可,电视台和明星都会有所收益,造就电视综艺节目和明星及其经济公司之间存在的互利双赢局面。



嘉宾的固定与更换


明星的“固定构成”指电视综艺节目中固定明星搭配和明星阵容,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综艺娱乐节目中明星主持阵容和电视真人秀的明星评审团。[2]一个优秀的主持群或嘉宾团能够很好地带动节目氛围,使其成为强势媒体。一个明星本身就具有强有力的影响,当把明星“捆绑销售“时,他们自身的才能和相互碰撞产生的趣味会形成更强烈的“明星效应”从而吸引更多观众,为节目造势。



成熟国外节目引进风靡本土


不难发现,现下火热的综艺节目比如《爸爸去哪儿》、《中国好声音》《、我爱超模》等,均是引进国外的成熟节目模式。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电视节目引进是一个正常的文化艺术交流现象,引进成熟的海外节目可以大大减少开发新节目的开支,因为任何一档大型综艺节目从构思、研发、实行到最后真的深入观众心里,获得一个固定的收视人群是非常艰辛的。购买国外节目的版权和模式,不光可以节省时间、降低风险,还能够借以引进节目的知名度和观众群。电视行业的这种市场化加剧了各个电视台的竞争以及新节目的引进和开发,这有助于各个电视播出机构加快学习世界一流电视台的节目模式和制作理念的脚步。


现在,越来越多的节目制作方在引进节目的同时对节目模式作出适当的调整并且加入了自己的创意,使其能够更加符合国内观众的品味和需求,大有超越原版之势。


比如,《中国好声音》借鉴了原版节目的转椅和导师模式,两个选手的演唱之间必须间隔五分钟,让听众有一个缓和的过程,好对下一个选手的演唱曲目依旧投入。但是国内观众比较喜欢相对平缓的节奏,故而制作方特别增设了选手故事的环节,一方面放缓了节目速度,另一方面也让观众更多地了解选手,让选手的荧幕形象更加丰满。 

 

引进节目就必定存在着文化差异所带来的隔阂,所以节目制作组不能生搬硬套国外节目,要根据国内观众的收视需求进行调整。再者,综艺节目的根本在于创新,引进节目和本土化都属于创新,但绝不能止步于此,提高国内节目的原创能力才是长远之计。



真人秀节目的发展困难重重

 限真令箭在弦上


江苏卫视《我们相爱吧》5月最后一期突然停播,不久后坊间就传出广电总局将在六月底全面整治真人秀的消息,随后又有爆料人公布了整治方向和条例。这极有可能发生的新一轮的、重点整治针对真人秀的限制令,有别于之前广泛整改的限娱令,被称为限真令。与2011年和2013限娱令出台时的同类型综艺节目泛滥的背景类似,这次则是轮到最近遍地开花的真人秀节目被


当下的综艺界,真人秀节目横行市场,大部分的卫视在一个季度内都至少有两档真人秀节目,一些综艺大户一季度甚至有三档以上的真人秀节目,这种泛滥的节目数量和日趋浮夸的节目风格引得广电总局再次出手整改。一方面,明星真人秀节目的成功使得越来越多的卫视参与到竞争中,抬高了明星的身价,也使得电视台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这和广电总局不奢华”“接地气的政策要求相违背。另一方面,内地综艺节目的繁华使得资本不断涌入,充裕的资本吸引的不仅是专业的团队,更有很多节目制作水准低下的山寨团队。这些山寨团队拿到了大笔的资金后,却空空利用国外节目版权,制作了一些缺乏原创性、仅仅用明星吸引观众的节目。由于明星效应,这类综艺节目吸引了大批的观众,获得了很好的收视率,但那些踏实做原创节目的电视人往往因为无法获得相应的评价和关注而被损害。


虽然“限娱令”对娱乐节目研发能力较强的一线卫视影响较大,但2011年“限娱令”出台之前就已有一线卫视快速做出反应,调整强势综艺节目的时段、提前结束播放或终止一批综艺节目,取而代之的是,在黄金时段播出社会公益类节目,并对一些既定的娱乐节目实施去娱乐化处理。


资源资金较少、竞争力较弱的二三线卫视对限娱令普遍抱以支持态度。以明星极其所产生话题为噱头的一线卫视综艺节目在限娱令面前不得不“避风头”的时候,二三线卫视一些影响力较小但质量不差的原创节目便有机会占领黄金播出时段,获得更多关注。而这些原创节目正代表着中国综艺节目走出模仿与流俗的时代、走向健康发展的趋势。



真情制胜,原创为王


在明星真人秀节目充斥荧屏的当下,北京卫视音乐教育节目《音乐大师课》给综艺节目市场注入了一股新鲜力量。相比许多以“消费明星”甚至“消费八卦”为卖点的综艺节目,这档节目中作为导师的明星们表现得更像纯粹的老师,而没有其他节目中为了娱乐观众而做出的浮夸表现。《音乐大师课》将竞争这个词完全抛弃,从6000多名孩子中挑选的16天籁之音,而在这些选手中,不存在PK和淘汰,16个孩子都是音乐大师课的学生。在这个商业时代,《音乐大师课》更特别的一点是,节目组对上节目的孩子做出了与当下潮流完全相逆的规定:上节目不化妆、出名后不代言。节目的重点放在音乐和情感两方面的教育上,不仅让观众获得了专业的音乐知识指导,还让观众感受到了孩子们歌声中和师生相处过程中表达的真挚情感。观众从节目中得到的不只是乐子,更是对情感的感悟和对美的欣赏水平的提升,有这样内涵的原创节目在诸多真人秀节目中脱颖而出,代表着国内原创节目的发展趋势,展现出不同凡响的创造力与活力。

综艺节目的根本在于其表演形式和节目内容的多样性。但在国内过度商业化的电视节目市场中,某一类型的节目成功后,往往会引起一系列的互相模仿甚至是同类节目的直接复制,绝少的人想着去利用这样一股“综艺热”去创造一种新的节目形式和内容。创新则是综艺节目的生命之源,国外数几季甚至几十季的综艺节目挺立不倒的背后原因是不断的创新,而不只是消费明星。中国综艺节目的发展过程中必然有借鉴国外优秀节目的过程,但我们希望这只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而不是中国综艺节目发展的结果,形式多样的原创节目才是中国综艺的明天。

 


引用:


腾迅娱乐:广电总局再限娱 明星情感节目和《跑男3》危险


       京华时报:《音乐大师课》回归本真拒绝PK——专家建议增加节目悬念 批评户外真人秀抬高明星价格


 


网页编辑:李镇-2014级广播电视编导(电视编辑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