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人报精品活动

电视人

我们用最负责任的态度

记录广院的每一个瞬间

《电视人》,传递一种力量

首页 简介 活动 优秀稿件 报纸预览

中传时评|广院真的老了吗? 作者:本报记者/王方威

广院真的老了吗?


曾经的广播学院,如今的传媒大学,刚刚度过了她的60 岁生日。在所有老师、在校生、毕业生为过去一个甲子的时光而倍感自豪时,也有人在感慨:“传媒业正年轻,传媒大学却老了。”


“中传是宽容的”,60 周年校庆晚会的主持人白岩松这样说,因此中传必然不会因为校友在母校生日时泼下一盆凉水而心存不悦。从这盆“凉水”在朋友圈、微博被大量转载的火热程度来看,它也的确能吸引人冷静地思考,让我们从“堪比春晚”的校庆晚会阵容中抽身出来,反观中传一路走来的体态、步伐,进而反思,中传真的老了吗?


50 周年校庆、55 周年校庆、60周年校庆,被学校一次次请回来的优秀毕业生无外乎白岩松、毕福剑这些电视观众的“老熟人”。在传媒业飞速发展的这十年中,一批批优秀的毕业生奔向了更为广阔的新媒体平台,并在那片空间中大有作为;然而中传把自己的荣耀和光芒惨兮兮地维系在那些正在老去的名人身上,固化的观念把新鲜的血液隔离在聚光灯之外。


但是,对“老”名人的一次次邀请,恰恰是中传未曾老去的例证。正像是电视学院的朱羽君老师所说的:“我们这一代的人都是边学习边教学。”电视业在诞生初期和发展时期,没有哪位学者专家能掌握其发展规律。因此在培养那个时代的传媒人才时,老师与学生所具备的专业知识相差并不多,教学相长,从自由探讨和互相研习中走出的传媒毕业生在业界充满了敏锐的眼光和青春活力。他们的血液中融汇了自我探索、自我学习、自我实践的品质。


因此,在过去的三轮电视大改革中,传媒的毕业生都担当了先锋者和弄潮儿。在第三轮电视改革中,央视早间时段的开发利用、《东方时空》的创立和完善、重大事件的直播尝试、体制内“铁饭碗”改革为聘用制的尝试……一系列关键而且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中,时间、白岩松、崔永元……中传的毕业生们用那股年轻的冲劲儿和敢想敢试的勇气,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


年轻的气质,成为他们日后得以在业界闪耀的资本,也成为他们能够一次次被母校邀请回来的原因。换言之,那些正在“老去”的优秀毕业生最为中传所看中的,正是他们身上具备或具备过的年轻气质。从50 周年校庆到60 周年校庆,他们屡次出现在校庆晚会的舞台上,并非因为他们是“名嘴”“名脸”,也不是因为他们来自曾经光鲜亮丽的央视,更不是因为他们地位多么显赫荣耀;而更多地是因为他们是中传的年轻的白杨,是因为他们所承载的传媒大学年轻之气。


而这年轻的气质并不局限于一届或几届的学生之中,而是蕴藏在传媒大学的每个角落、每个瞬间。

有很多人认为,传媒大学比不上清华、北大或者其他的知名高校,因为传媒大学不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诚然,中传是年轻的,比之已过百岁的清华、北大,她还十分年轻。然而,年轻,正是传媒大学特有的文化氛围、文化积淀。


曾经风光的电视行业在初期时,没有哪位教授能够完全掌握其发展规律,甚至直到如今也不行;这给传媒大学的老师和学生自由探讨、互相研习和教学相长提供了绝佳的平台。而如今发展迅速的新兴传媒行业,也没有哪位权威人士可以掌握或预测其发展规律和前景;传媒大学校园内学生运营的新媒体平台、各种新媒体相关的专业、成立不久的新媒体研究院,也同样是自由探讨、学习、实践,教学相长的平台。


关注度颇高的网络脱口秀节目


《罗辑思维》的主持人罗振宇带着自己对于网络、信息工业、新媒体的理解,打造出一套颇为成功的节目。从央视的制片人、策划人、主持人,脱身成为自由职业者,并在新媒体平台上再获成功。他对人生与事业的选择,对新媒体和网络的见解、理解,也带有传媒大学独特的年轻气质。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李明远的成功之路,虽然取决于诸多的因素,但也必定包含了洋溢在核桃林中的年轻气韵。他们所开发出的传媒产品,在之前从未见之书本,也没有哪个老师系统地讲解过;而这样的传媒产品之所以能够被设想出来并能成为现实、获得成功,必然是由于这些传媒人的天马行空和实践态度。


不止一位学者说过,大学教给学生的并不只是单纯的专业知识,而是对于社会的一种态度、一种气质。单就中传来讲,从她的诞生、龃龉前行、发展壮大来看,年轻的冲劲儿和敢于创新、实践的勇气,就是她内在蕴含的一种态度、一种气质。


传媒业有其特殊性,传媒业的变革从来没有停息过,如今更是传媒业急剧变革的时代,因此中传的观念不能固化,也不可能固化。唯有一直将年轻的气质沿袭下去,她才可以称得上为“传媒领域的知名学府”“传媒人才摇篮“。

  

 

网页编辑:李镇-2014级广播电视编导(电视编辑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