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人报精品活动

电视人

我们用最负责任的态度

记录广院的每一个瞬间

《电视人》,传递一种力量

首页 简介 活动 优秀稿件 报纸预览

中传时评|告别两元时代,合理不合情 作者:本报记者/吕雪媛

 

告别两元时代,合理不合情


在通过北京地铁出口刷卡的时,行人脸上多了几分小心翼翼,他们张望着那个方形显示屏幕,不知卡内余额是否充足,不知自己是否被告别了“两元地铁”时代。


覆盖北京市十几个市辖区的北京地铁是城市的大动脉,日夜兼程地为城市发展输送血液,低廉的价格让其锦上添花。从2007 10 月北京地铁从原来的3元(城铁联票5元)降到全城2元开始,北京的廉价出行公交系统已经成为了全国城市学习的榜样,全国人民心向往之。


北京市发改委曾于2007 年明确表示,低票价政策不是权宜之计,将长期坚持,市政府有这个财力。


现实却给了发改委一记响亮的耳光,当年构建的幸福出行乌托邦已开始分崩离析。“四角公交”、“二元地铁”带来惠民、公益名头的同时,也带来了每年十几亿元的亏损、170亿元财政补贴的沉重包袱。与其说决策者们在过去几年怡然自得地做交通公益事业,不如说他们在惶恐焦躁地等待什么时候被榨干抽空。诚然,国家财政的主要来源是来自人民腰包的税收,用人民的钱为人民办事,为人民谋福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所应当,但这其中牵扯到的更多是财政如何合理进行支出和用于不同公共事业的最优化方案。这是在象牙塔内应做好的学问,更是在实践和考察中应有的觉悟。


盲目高喊“公益”,顶着普惠全民的沉重帽子,北京交通每次微有涨价动向都会受到一种“道义”式的掣肘,这使得地铁价格脱离了市场而进入了一种事实上的计划控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中步履维艰,但是市场中有计划,计划中联合市场的基本方略坚定不移。这使得公交运输系统作为国家几乎垄断的公共事业的一部分更多的是按计划“出价”,而非问市场“定价”,甚至把市场抛在脑后,造成莫大损失。在新时代的浪潮中政府理应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出发,力证即便交通运营要考虑市场损益,让市场定价,让财政的钱以合理比例更多渠道流向教育、医疗、食品等方面,得到的回报率必远高于大规模的交通方面投入。遗憾的是纳税人只能被迫纳税,不知税用于何。这要求政府财政在民生方面流向应清晰透明,公布财政资金用于民生的账目,提高政府工作透明度,从而增强民众的信赖。


然而,让市场定价不等于盲目涨价,也不等于北京奥运会之前“心血来潮”的降价。制定公共决策时合理利用价格杠杆并非不可以,但一些专家和官员偏狭地理解价格杠杆,实在令人遗憾。价格制定要遵循市场规律的基础上考虑民众承受能力,这个平衡点的讨论将一直持续,不仅在地铁票价上,在水价油价电价上都还会有持久的争议。公共交通确实不是公益,但也不应成为百姓过重的负担,这其中的人群划分经济样本讨论、多样票种的推行、优惠政策的拟定以及相关配套设施的升级,要做的工作还很多。让定价成为一门与经济大局相辅相成的实在的科学和研究,而不是为了短时间博取民心和好评的冲动行为。堵不如疏。在源头上下功夫而不要只进行粗暴的“方案选择性”疗法,让百姓苦了身子挤地铁,又瘪了腰包。  


随着城市发展速度加快,路网扩张速度也在加快。北京轨道交通每天客流量平均一千万人次。在地铁新线路建设、运营、还贷高峰期到来的同时,旧线路也进入大修期。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的地铁能做到靠财政去解决问题。地铁票价若不调整,无法实现持续发展。这合乎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这个“理”,然而从“情”的角度接受,合理不合情是这次涨价过程中的最大矛盾点。究其原因,不仅是由于障碍性消费心理,即消费者又要多掏腰包把票子拿出来去做本不需要多花钱的事(乘地铁),更重要的是对政府和不知哪里的“专家”们的控诉。涨油价涨电价涨水价,很多决策用一个“涨”字带头,对敏感和非敏感,刚需和非刚需人群没有做细致划分,让百姓心寒。近期开展的地铁涨价质询会成果颇丰,政府和代表们找到了几个争议和亟待落实的问题,但成果只是半成品,能否在听证会上得到解决让人着实疑虑。尤其是在有关消息称听证会是从两套方案中让代表们选择一套更是让人啼笑皆非。政府意在听取民意,就要真正听取老百姓的意见,而不是让代表去做选择题,更何况百姓们未必知道代表们是否有“代表性”,代表们代表了谁。


一个城市的地铁票价涨价成为牵动全国民众和媒体的围观包抄,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两个公众兴趣点:政府决策的民主性进程和社会福利的具体化实施,以及市场和计划之间的这个矛盾运动。现阶段来看涨价有其合理性,涨但价不是包治百病的万金油,听证会也不该成为涨价的遮羞布。想让公众从“情”的方面接受,政府得先更有“情”。




李镇-2014级广播电视编导(电视编辑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