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资讯中心

对话 | 史炎:审视自己,挖掘自己,对自己狠一点

来源:中国传媒大学    发布时间:2018-05-08    浏览量:239

和史炎老师聊天,像是阅读一本好书。史炎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回答问题通俗而不简单,更勾勒出他有趣的灵魂。这位''脱口秀政委'',既是新人演员们的老师,也是大家的心灵理疗师。史炎教给大家的,是如何以幽默面对困难,如何以乐观的态度迎接每一天的生活,如何正确地审视自我。脱口秀进校园,史炎来与你聊一聊。

——电视人记者手记





1:从事脱口秀行业到现在快七年了,感受到“七年之痒”了吗?身份和心态有什么的变化?


我觉得其实我们这个行业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因为不像别的,比如说唱歌或者杂技,它可能有童子功,或者从小就练这玩意的,然后唱歌可能有科班出身的,但是我们脱口秀其实一开始没有学这个专业的人。我们交大虽然也很多,但是没有这个专业。我们基本上都是从一个爱好者,甚至是最早从一个观众一步一步走上这条“不归路”的,所以一开始其实也就是自己比较喜欢嘛,上台讲就当一个兴趣爱好,那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相当于自己的副业因为当时我自己还做了一个英语培训,然后到后来就变成一个主业。



当然我现在身份也比较复杂,一方面就是我也算个艺人,另一方面也负责我们整个笑果新人培养、线下各个俱乐部、线下的演出等等整个的运营。身份比较复杂,就还好,因为可能大家所谓的“七年之痒”就是会觉得我做一件事做时间长了,然后就疲掉了,然后也没有什么热情了,当你的这种创造力,就是在你的热情消失殆尽之后,你可能也没有什么心气去往上走





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在中国发展的也很快,我虽然做了这么多年,但是我们这个行业真正的发展起来,也就是2015年我们笑果成立了之后,所以也就是这么三年的时间,而且不断的会有新的挑战进来——比如说最早你自己要写段子,那后来不光自己要写,可能还要想着怎么把这个节目做好,要想着怎么把线下的俱乐部运营好,怎么把更多的观众吸引到我们脱口秀的现场,怎么去培养和挖掘更多的新人,怎么帮他们去改段子,帮他们设计一些上升通道的路径。所以不断地有新的挑战进来,我觉得就还好,还没有那么痒的时候。


2:怎么保证自己的创作灵感不枯竭? 


创作,很难说我一定要把多少时间投入到里面,不是这样去算的。说句实在话,创作这种东西,你每天花多少时间在创作上?我觉得我无时无刻不在创作——比如说今天我可能坐地铁,我坐了八通线对吧?然后我感受了一下那种很拥挤的状态,我可能就会写各种关于八通线的段子,对我们来说,其实生活本身就是就是在创作。比如我们培养脱口秀演员说脱口秀,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要学会用自己的一个视角去审视你的生活,然后从里面挖掘一些笑点出来,再把它加工成一个又一个的段子。所以我觉得只要我们在过我们的生活,其实我们就是在不断地去创作。


3:是否觉得工作太忙压力山大?


忙大家其实都忙,你即便不忙这个,你可能要忙其它的,比如说我可能忙了很多运营的工作和培养新人的工作,像程璐海源他们可能要忙着给马景涛写东西,或者是帮其他的艺人写段子写稿子,大家各有各的忙。而且,就算你工作不忙,其实你生活中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甚至都是你无法预料的。相比之下,我觉得工作这点压力其实也就还OK,可以控制。



4:自己上台表演和挖掘培训新人,您更喜欢哪一个?


我觉得这应该是两种不同的成就感。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我首先觉得,如果我自己能够站在台上把别人逗笑,我应该是有很强的一个成就感的,那你也就可以想象,当你培养出来一些新人,比如说我们在传媒大学(的噗哧脱口秀演出),会有两三位没有上过电视的一些人,但是其实他们也讲的非常好,他们上台后,会产生自己体验过那样的一种很爽的状态,或者很有成就感的状态。


当你培养出了一些新人,他们在舞台上把观众逗笑,他们那种收获的成就感是很强的,那这时候也能够带给我很多成就感。而且我一直在想,我们这个行业怎么样走上正轨来?怎样能够不断的吸引更多的有才华的年轻人?之前可能有一些有才华的人会去选择当主持人或者是去演戏了,当一个话剧演员,或者是电视剧或电影的一个演员,但是现在也许我们开辟了一个新的跑道出来,就跟大家说,OK,你可以来当脱口秀的一个艺人,或者是编剧。我觉得我们就是要给大家把这个台搭好,然后不断地吸引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来。




我们去年还是很有成就的,我们公司15年成立的时候,当时中国市面上大多数在水平线之上的人都被我们签到了,那也就十几个人。但是我们从17年开始办了第一届的培训营,我们给脱口秀办了培训,然后到现在是第三届了,大概这一年的时间,我们大概签了有30个艺人,包括庞博等,所以我们的队伍还是在不断的壮大。


我之前一直当老师,所以我对教育这件事本身可能也比较有认同感,而且我一直持一个观点:如果你天赋太高,你可能就教不了别人。比如你很难想象池子带一个新人,因为他可能就不理解说你这为啥说不出来,或者是说不好,因为他会觉得,难道节奏不是天然的吗?但是我可能做的更多的,就是辅导和陪伴,而且其实我觉得有些东西也不是我教出来的,新人们其实是很恐慌的,面对舞台面对观众是很恐慌的。这时候我为什么叫自己“政委”,就是帮他们做做思想工作。第一次演砸了,不要怕。第二次又演砸了,没事。十几次可能都砸了,那也许可以考虑下做别的,哈哈。但是反正说当他们演砸的时候,也帮他们去分析,他们演的好的时候也帮他们去梳理,就是做这样一些工作。


5:从素人到职业脱口秀演员,自己有了哪些改变?最困难的是什么?


大家都会遇到一些人生的困境,而且有的时候是你完全无法预料的。那之前当我们遇到困境的时候,可能你很难去排解,因为没有一个通道。那现在对我而言,当我遇到顺心的事,那就很开心,但是当我遇到一些人生困境,或者说我很难去解决的时候,我就会尝试考虑要不要把它写成一个段子,这样的话你就有了一个情绪的出口,好的事就让他好下去,不好的事就把它变成一个段子,那也挺好的,把一个负面的东西转化成一个正面的东西,这可能是幽默带给我最大的一个改变。


我觉得其实脱口秀就是需要战胜自我,挖掘自我。不管是创作也好,还是上台也好,它就是一个自我挖掘的过程。你在创作的时候,你就可以直视自己的内心,就说“哇原来我是这么想的”,你之前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这种逻辑,或者说我今天有内心可能有些很阴暗的,(也不一定是阴暗吧,就是很古怪的)。


逻辑上可能很逆向的一些东西,你自己平时都没有注意到,但是你创作的时候,你就可以挖掘自己内心的这种东西,你再站上舞台的时候,其实也会暴露自己很多在台下没有办法意识到的东西。当你站上舞台的时候,你的所有缺点,所有的问题可能都会被放大,所以也更容易发现自己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困境就是要学会去审视自己,挖掘自己。你要狠一点,挖得越狠,其实你就更容易成为一个优秀的脱口秀的演员。



6:您觉得中国脱口秀的春天来了吗?


这个问题我一直持这样一个观点,就是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ready,它只有ready  enough。那我觉得春天也是一样,永远没有绝对的春天,只有差不多有点春意了。春意盎然,这个我觉得永远也达不到。已经有点春天的这个可能,还有点春寒料峭,但是已经有点出生地感觉了。


大家认识了这样一种很有趣很新鲜的形式,然后给年轻人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已经很成功了。但是因为我们一直觉得,我们公司是做一个行业、做一个生态出来,那么这个生态可能现在还很不健全,可能大家只看到了一些头部的节目,但是比如说中层的这些脱口秀演员,他们的一些上升通道,他们平时的生活的状态,我觉得还没有那么理想。比如线下的演出、一些培训啊等等,我们可以把它做得更好。从这方面来说,我觉得还有一定的路要走。


你如果非要问我,我觉得怎么样这个春天才算完,我其实觉得从最长远,或者说从最宏观的一个角度来说,我们要做的是培养现在的一代人。比如说大家很多都是大学生,他们可能在学校里面就开始看脱口秀,然后当他们毕业了之后,他们就会带着这样一种认同感和消费习惯去,比如去酒吧听脱口秀,等他们工作了结了婚生了孩子,他们甚至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如果能够培养一整代人对脱口秀的认同感,当现在的20岁左右的年轻人在20年后带着他们自己的孩子来看脱口秀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脱口秀的春天就真的来了。





7:您觉得脱口秀校园行的意义在于?


首先,我们一直很重视年轻人的群体。因为我觉得一方面,年轻人需要脱口秀,因为脱口秀本身是一种自我表达,在自我挖掘中发现自我表达这么一个过程。年轻人又很幽默,教大家怎么去用幽默的方式来看待你的人生。我觉得它是一个很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很需要的一个东西。不只是自我表达,甚至你会发现脱口秀的现场还有一些社交的属性,很多年轻的朋友在一起,也可以擦出一些友情或者爱情的火花,对不对?


那反过来,我觉得脱口秀也需要年轻人。我们要培养大家对这个东西的认同,然后我们也愿意去倾听大家的一些反馈和意见。因为喜剧这个东西就是要接触观众,那年轻人是我们想抓住的群体。当然,最后我们希望能够在年轻人群体当中挖掘出更多的有才华有热情、想要投身这个行业当中的一些爱好者。比如说噗哧脱口秀活动结束之后,有一些人真的觉得,我可以考虑,以后我自己尝试去说一说脱口秀,然后来参加我们的一些线下的活动,那我觉得我们还挺有收获的,所以未来进校园应该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记者 | 谭楷骞 胡振超

视频剪辑 | 谭楷骞

本期编辑 | 朱宁婕